精選內容

台灣溫泉是青春不老泉 ♨️

小小一個寶島台灣,擁有的溫泉資源在世界排行名列15,雖然如此,我們並不十分了解我們台灣擁有的泉質究竟有多好?!

日本溫泉科學家法政大學名譽教授大河內正一,在今年7月30日至8月6日對全台21處溫泉區進行檢測,取水點52處,檢測ORP(溫泉氧化還原電位)、酸鹼值(pH值)及溫度,研究團隊指出,溫泉水質好壞重要指標在ORP值,台灣溫泉的水質新鮮,普遍屬於「還原系」,抗氧能力強,ORP值勝過日本,比起日本、歐洲溫泉較為新鮮優質,對台灣溫泉讚不絕口,強調「台灣溫泉是可以讓人變年輕的青春不老泉」!

中華民國溫泉觀光協會理事長李吉田代表台灣溫泉界,在11月22日早上日本溫泉科學會在台中弘光科技大學的開幕式上致詞歡迎。

記者會上盛讚大河內正一博士帶領法政大學生命科學教授安東尼.常重、中村徹、助理大波英幸所組成的研究團隊,在中華民國溫泉觀光協會常務監事連祥淵的全程陪同引導下,8天環島2000公里,從金山、陽明山、紗帽山、北投、烏來,到花蓮安通、瑞穗、知本,到南部的寶來、龜丹、關子嶺、四重溪,再到中部谷關、東埔、北港溪、泰安溫泉等地,做現場溫泉水質ORP調查,結果令整個台灣溫泉界興奮不已。

成立於1939年的日本溫泉科學會,今年慶祝成立八十週年,特別選擇首次海外紀念大會,在台灣台中舉行,交通部觀光局參山國家風景管理處柯建興處長熱烈歡迎日本科學家一行60多人前來,更提出今年6月底日本虹夕諾雅谷關的開幕,大大提升台灣中部溫泉的知名度。

而台灣一年一度的溫泉美食嘉年華活動也堂堂邁入第10個年頭。

日本知名度及人氣最高的日本溫泉科學會前田真治會長,有日本「碳酸博士」的稱謂,是溫泉醫學的權威,他得知台灣溫泉擁有眾多優質的碳酸系溫泉,表示自己多年研究碳酸系溫泉的美容療效,希望將來能有機會進一步來台灣深入調查研究。

同時也說明日本溫泉科學會擁有各方面溫泉地質、泉質、水文、醫療、溫泉美容等研究專家權威,未來可以跟台灣溫泉界密切配合共同研究交流。

日本三位「愛台」女作家盛讚台灣溫泉 泡起來水噹噹

有「溫泉美人Onsen Beauty」別名的日本溫泉美容研究家石井宏子,一年中約200天在日本及世界各國溫泉地採訪,是日本超人氣的女性溫泉作家。

她透過溫泉、水、自然環境、飲食的身心靈美麗療法,積極提倡“Beauty Tourism”。前後多次來台灣,正準備著手寫一本台灣溫泉養生美容的專書。

而來過台灣溫泉超過30次的西村理恵,本身也是提倡寵物泡湯的溫泉作家,出版了「貓咪溫泉」(ねこ温泉)。西村理恵從15年前開始來台灣溫泉旅行,就喜歡上台灣溫泉區所在的大自然,並深入研究台灣溫泉與日本的淵源,也多次在日本的溫泉學會中發表台灣溫泉的文史研究。

而來台灣溫泉採訪20多次的田淵實穗,曾在莫拉克風災後來台灣東部的金崙溫泉採訪,在道路封閉無路可走時,一位排灣族原住民好心揹起她步行找到一家民宿,她從此跟在民宿認識的87歲阿春婆婆結緣,至今宛如一家人,年年回來台灣「探親」。

最近愛上台灣野溪溫泉,跟一些野溪派的溫泉愛好者上山下河泡野溪溫泉。

三位日本傑出溫泉女作家在泡過台灣南南北北的溫泉後,共同感受到台灣最吸引人的魅力,就是跟溫泉一般溫暖的人情味。而且正如同大河內溫泉科學博士的研究結果,台灣溫泉可以泡出健康泡出年輕,真的是泡起來水噹噹♨️

我愛岩盤浴 I Love Ganbanyoku (Stone Spa)

20年來,在日本溫泉SPA界迅速竄紅起來的「岩盤浴」,已經在10多年前登陸台灣,並且受到相當多消費者的青睞。究竟什麼是「岩盤浴」,「岩盤浴」有什麼功效,爲什麼「岩盤浴」能夠如此大紅大紫?!而溫泉女王又為何如此深深地愛上「岩盤浴」呢?

源自於玉川溫泉的「岩盤浴」
Tamagawa Onsen, the Birthplace of Ganbanyoku

若要提到「岩盤浴」的發源地,就要提起赫赫有名的玉川溫泉。在日本自然療法大師安陪常正所著『驚異的玉川溫泉療效』一書中,提及日本許多醫學研究單位曾對玉川的種種療效做過實驗,發現不只可抗癌,對小兒麻痺也有相當的改善作用。進入玉川溫泉區處處可見湯氣瀰漫、熱氣滾滾、人氣騰騰的特殊現象。溫泉區最著名的「岩盤浴」光景,只見到處是或臥或躺的人群,只要有一塊稍許平緩的石頭,就有人伏地而臥,不到五分鐘後,只見大汗淋漓,大家都相信是岩石中的放射能刺激了體內的成分,隨著汗水排出體內的毒素與老舊廢物,這就是天然的放射能治療,也是「岩盤浴」的最天然雛型。

玉川溫泉位於日本東北地方秋田縣,現已是家喻戶曉甚可說是聞名全球的溫泉,當年江戶時代被獵人打傷的動物們,本能地發掘現今的玉川溫泉利用溫泉或是躺在溫熱的岩石上療傷,於是人們開始學習動物們到玉川泡湯躺岩盤,才發現玉川之湯對身體有相當多的奇効,不但對傷口的痊癒、皮膚的治療、還有對各種慢性病關節炎等,呈現十分正面的療效。箇中的秘密是玉川的泉質為含有具放射性微量鐳(Radium)元素的稀有青磺泉,二是玉川溫泉特有的北投石。

玉川全景

青磺泉裡含有的放射性鐳元素,根據日本醫學界和玉川溫泉研究團隊長期臨床實驗證明,有穿透性及滲透力,可殺死癌細胞並可活化人體細胞、增強免疫力;而北投石則是全世界4000多種礦石中唯一以台灣地方命名的石頭。

北投石的故鄉-北投
北投溫泉博物館裡的北投石,重達800公斤。

玉川溫泉的水溫高達攝氏98度,呈現pH1.2的強酸性,每分鐘湧泉量9000公升;而北投石會釋放出具有療效及美容功效的微量放射性物質「鐳」。人們通常會在高溫的玉川湯內浸泡,以及躺在有大量北投石的溫泉岩盤上,這也形成玉川溫泉最令人震撼與感動的草蓆族們(岩盤上隔熱鋪草蓆及棉被)臥躺岩盤浴的壯觀景象。

根據在玉川溫泉20多年的資深溫泉療法醫野口順一的說法(接受筆者於2006年6月在玉川醫療站訪談),許多經大醫院判斷僅剩三個月生命的癌症病人或是絕症患者,來到玉川溫泉天天泡湯做岩盤浴後,不只三個月,一年後甚至數年後都還健在,形成了醫界不解的奇蹟,於是玉川靈湯及天然岩盤浴場的名聲因此一傳十 十傳百,湯治人士與日俱增。即令交通不便,還是有愈來愈多慕名前來玉川溫泉的遊客,而且其中不乏長期在這裏從事「湯治」、「溫泉療法」的慢性病患,這些被宣佈無藥可醫的重症患者們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前來,有太多活生生的例子形容患者是被抬著進來,而最後是自己走著出去的。也許是因為玉川溫泉的知名度實在超高,想入住玉川往往是一床難求,預約都得在一年前,因此才有業者研究萃取玉川溫泉的成分,然後在都會中建造接近玉川療效的浴場,這也就是「岩盤浴」的由來。

乾式「岩盤浴」  低溫三溫暖
Ganbayoku the Stone Spa

「岩盤浴」(がんばんよく),英文稱做Stone Spa或直接用日文的英文拼音稱做「Ganbanyoku」。「岩盤浴」是沒有熱水的風呂(ふろ、澡堂),可稱做「乾式浴場」,使用者躺在含有天然礦石的溫熱岩板上,在室溫約40度、溼度約60~70%的房間內,享受有「遠紅外線」和「負離子」作用的低溫三溫暖。

「岩盤浴」的發源地是東北地方的玉川溫泉;而現代化的新型「岩盤浴」在都會區及溫泉鄉的流行始於北海道,之後熱潮延燒到日本南北各地,現在岩盤浴場已遍佈日本全國,而由「人工北投石」開發出的巨蛋型岩盤床也走入溫泉旅館乃至家中大廳,形成特殊的岩盤浴熱潮現象。

巨蛋型岩盤浴床圖岩盤浴的基底礦石,原則上必須經過檢測,加熱後可釋放出遠紅外線、負離子,乃至微量放射性元素的才符合標準,其中最有名的首推具微量放射性鐳元素、萃取自玉川溫泉的「人工北投石」人工北投石其他還有北海道上之國町産的「黑硅石」、日本石川縣與富山縣之間的醫王山所採掘之「醫王石」火山岩、九州宮崎縣高千穗特產的「天照石」、岩手縣產的「天然藥岩石」、群馬縣珍奇的「貴陽石」,甚至也有中國大陸產的礦石等。岩盤浴場內的岩床可能是混合不同的礦石的岩板,或是含有不同成分的負離子陶瓷球、礦石粒混合,目的都在尋求能達到最大的功效。至於「人工北投石」的巨蛋型岩盤床,半圓筒狀的岩盤床上,身體可以整個籠罩在上下夾層的岩盤、岩板中,只有頭部露出,效果比較集中,所以使用的時間通常比岩盤浴場短,通常岩盤浴場約要1小時達到的出汗效果,巨蛋型岩盤床僅要一半的時間。

「岩盤浴」的台灣教父夏智賢
Bill Hsia, the God Father of Taiwan Ganbanyoku

1905年的日據時期北投石被發現,當時台灣總督府礦物課的技師岡本要八郎先生發現地熱谷溫泉下游的北投溪中某種礦物含有微量的放射性,從此開啟了北投石在世界礦物研究領域上的重要角色。北投石是一種由溫泉沉澱出來的結晶,主要成分包括重晶石(BaSO4)與硫酸鉛(PbSO4),它的產地只有日本玉川及台灣的北投溪。

北投石百年 (2)北投石發現的一百年後的2005年8月,台灣出生(1959)的禾杏夏智賢在日本湯之花高橋會長的邀請下,初次抵達秋田縣的玉川溫泉,十分驚訝地看到玉川溫泉區裡滿坑滿谷的「草蓆族」,在盛夏高溫下汗流浹背躺在岩盤上,期待排汗排毒,把身上的疑難雜症能隨著汗水流走…體質不容易流汗的夏智賢生平首次嘗到痛快流汗的舒暢感,又看到元於日本秋田縣的「湯之花」以北投石為主軸,發展近百種溫熱養生商品,在日本美容及健康產業創造了百億的經濟奇跡。於是夏智賢在1905年引進日本「湯之花」北投石系列產品,並在台北東區成立「湯之花岩盤浴」旗艦店,正式踏入癒療系的養生市場。

湯之花TEAM
湯之花岩盤浴團隊 右一 即為 台灣岩盤浴教父 夏智賢

夏智賢深深體會到岩盤浴的養生功效,一在「排汗」,一在「體溫革命」,現代人血液循環不佳,手腳長期冰冷,或容易感冒、疲倦,大多反應在低體溫者身上,低體溫正是癌細胞的最愛;體溫下降1度,免疫力會下降百分之20。因此,他覺得體溫革命才是解開健康密碼,真正養生保健的基礎。只要人體體溫提高1度,身體的基礎代謝率將會提高百分之12,而免疫力更是上升5~6倍,對不喜歡運動,或不適合運動的嚴重關節炎患者,只要輕鬆地躺岩盤,就可暢快地排汗排毒,還會加強血液循環,提升體溫。岩盤浴這種都會的乾式溫泉,是近年來流行的另類養生保健新風潮。

img_0971-2健康是人類最大的財富,岩盤浴可說是高階簡單的養生美容產業,消費者只要輕鬆躺岩盤浴40分鐘,夏智賢把能幫助大家「排汗」,且很快「提高體溫」的岩盤浴事業繼續做大,並且在2017年成立「湯之花岩盤浴國際研究會」,還安排大家去玉川溫泉實地考察研修,經過夏智賢及他團隊這些年的推廣經營,如今湯之花已經遍及多個國家及地區,及SPA、養生會所、月子中心、醫學美容、星級酒店、藝品店…等多種行業別,這期間不僅挽救不少瀕臨關門的業者,也創造了不少千萬收入的商店。也因此夏智賢有了「台灣岩盤浴教父」的別名。img_0994

遠紅外線加負離子的乘數效果
Great Effect of Ganbanyoku

「岩盤浴」所以會如此受歡迎,最主要是「遠紅外線」的溫熱以及共振效果,還有存在於清靜宇宙空間中的「負離子」作用。溫熱效果會促進新陳代謝,共振效果會震動到體內最深層,整個身體的自律神經和荷爾蒙的活動跟著活絡起來,血管擴張,血液循環加快,淋巴循環也變好,宛如做了有氧運動一般,將氧氣輸送到全身每個角落,活化全身的細胞。

岩盤浴美人們在做岩盤浴時,只要躺著,身體即可輕鬆地達到大量排汗的效果,而且所排出的汗珠比較小粒、清爽不黏膩,也沒有什麼臭味,跟一般運動時渾身流出大顆大顆的臭汗不同,也不會歲著汗流失因此岩盤浴的汗稱作「良質汗」,歸功於負離子的「界面活性作用」,讓水的粒子變微細,體內囤積的毒素、廢物及體脂肪,也就隨著汗水排出體外。同時在做岩盤浴的過程中尿意會增加,排尿次數也較多,透過排汗和排尿,身體自然變得輕爽多了!

持續使用岩盤浴,會活化細胞並且身體內的NK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自然殺手細胞)會強化增加,NK細胞是病毒與癌細胞的天敵,人在老化時NK細胞逐漸減少,給予癌細胞有成長空間,一旦NK細胞活絡起來,彷彿連環機關槍一樣可以將癌細胞及病毒掃射殆盡。NKcell

很多有末梢神經循環不良導致浮腫現象的女性,或是代謝功能不佳而皮膚暗沉的現象,岩盤浴的「遠紅外線」和「負離子」功能,能協助改善冷體質、幫助血液循環、促進新陳代謝、排除體內毒素廢物,進而活化細胞、防止老化、美化肌膚、減肥、減輕壓力、提高免疫力及自我治癒力等,持續的使用會感覺到身體體質的明顯變化,尤其是細胞的活化效果,進而使整個人體能變好,加上代謝循環改善,膚色自然紅潤,頗有讓人看來年輕化的「驚艷」之喜。

日本還有不少業者想出在岩盤浴場內來個當紅的瑜珈課程,於是岩盤+瑜珈的Ganban Hot Yoga「岩盤瑜珈」也正走在健康流行風潮的前端。

岩盤浴 入浴看招
How to take Ganbanyoku?

看到「岩盤浴」有這麼多療效,可能要擔心洗沒有洗澡水的乾式岩盤浴會不會很麻煩,其實方法很簡單,首先將全身包括頭髮洗淨後,再進入岩盤浴場,身體頭髮洗淨是爲了要洗掉身上的汙垢,不要阻塞汗腺,好充分吸收岩盤浴中的效果。在進浴場前穿上岩盤浴專用的浴衣或是包裹浴巾,記得要先補充水分、上個廁所後再入內;然後在岩盤浴床上舖上大毛巾,不要讓皮膚直接接觸溫熱的岩板,避免低溫灼傷情形的發生。躺下時,先趴躺5分鐘,溫熱腹部後,再翻身正躺約10分鐘,正反兩面共15分鐘完了後,最好能離開浴場,到休息室休息5分鐘,再補充水份;第二次側躺,刺激腋下的淋巴循環,重複這樣的15分鐘程序約2~3回。通常第一循環僅有些許汗水流出,第二次汗量逐漸增多,到第三次時,幾乎可以感受到清爽細小的汗珠流遍全身。

「岩盤浴」後,雖然身體很熱也留許多汗,如果可以的話,建議把汗擦乾就好,無須沖澡,好讓「岩盤浴」後所產生的體內旺盛的新陳代謝效果持續進行。

如果有下列情形時,請不要做「岩盤浴」:
1.       飲酒
2.       心臓虛弱
3.       高血壓宿疾
4.       入浴前極度睡眠不足或身體不適時
5.       妊娠中
6.       生理期
7.       明顯外傷

岩盤浴後摸摸自己的肌膚會感覺皮膚紅潤細膩許多,愛美的女性可以噴些清涼的化妝水,不用上妝,因為岩盤浴帶來的好臉色就是最佳的「岩盤妝」(Ganban make-up)。

愛戀南極– 池田宏攝影展 In Love with Antarctica:Hiroshi Ikeda Photography Exhibition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愛戀南極– 池田宏攝影展
In Love with Antarctica
Hiroshi Ikeda Photography Exhibition
展出時間:108.04.23 – 09.01
展出地點:環境廳二樓廊道

24次的南極紀行 15次的北極之旅
無人能超越的旅行紀錄

85歲的「南極先生」 池田 宏 用鏡頭守護南極半世紀
企鵝和冰山 是他永遠的戀人

「南極先生」池田宏(Hiroshi Ikeda)是一位充滿愛心、童心的攝影師,他一直在為著他深愛的南極奔波請命,期盼大家要以符合大自然的方式去珍惜、去欣賞南極這塊世界最後的淨土,並且尊重自由自在生存在南極的「居民」們。

池田宏,阿宏Hiroshi可以說是我這一生最要好的朋友,認識他近40年,當年在他的鼓勵下,成為了今日的旅行作家,超越夫妻,宛若家人的我們彼此間完全無須掩飾,談起話來都是跟旅行有關。最近我們間的熱線話題是超酷超冷的—南極。

阿宏去南極拜訪企鵝的次數比來探望我還多,而且更熱衷、積極,若有機會遇到號稱「南極先生」的池田宏,千萬不要問他日本的觀光地區,他恐怕會一問三不知,可是要在南極尋覓國王企鵝或是皇帝企鵝的蹤跡,他可是拿手得很。如果南極成為一個國家的話,阿宏應該是最標準的「南極人」!

15年前,在《企鵝黑幫》、《極酷冰山》的攝影集之後,推出《南極物語》一書,讀者可以從字裡行間,深入去了解一位充滿愛心、童心的攝影師,如何在為他的愛人奔波請命,Hiroshi期盼大家要以符合大自然的方式去珍惜、去欣賞南極這塊世界最後的淨土,並且尊重自由自在生存在南極的「居民」們。

現年85歲卻依然Single的他,可是一點也不寂寞,房子裡、櫃子裡,到處都是放置著他24次南極之旅的紀念品,上萬枚的幻燈片更是他最寶貴的資產,如果他沒有如此鍾情於南極的話,阿宏應該可以在世界各地擁有幾間度假別墅。

阿宏是標準的LKK,不玩電腦、不會打字,不趕流行,不問政治、不善交際、不會拍拖,初看之下,外表有點像冰山一般拒人於千里之外;但是當你談到他最愛的企鵝寶貝與冰山美人,他可是話匣子全開,那股激動與熱情,宛若談他家人般的親切與熟悉。

Hiroshi不善外文,所以跟企鵝用身體語言溝通完全無距離,至於冰山美人就更不用說了,只要默默相對,在南極,一切「物語」盡在不言中……

《南極先生》池田宏的小檔案 1934年生,日本東京人,早稻田大學法學部畢業。至今為止去了南極24次,北極15次,冰山與企鵝是他的愛人,他將一生都奉獻給人間這最後的淨土。旅行作家、攝影家、JR東海生涯學習財團講師、日本旅行作家協會會員,也是南北極自然與環境保護專家,潛心研究郵輪旅行與老人問題。曾任朝日電視台新聞報導節目攝影製作。      

南極先生池田 宏 最新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MrAntarctica/

                                             〈文/Spa Lady楊麗芳〉

池田宏的『企鵝黑幫』 IKEDA’s PENGUIN BABY

我的好朋友 ──「南極先生」池田 宏
Hiroshi Ikeda “Mr. Antarctica" 的
寶貝寫真集『企
鵝黑幫』 IKEDA’s PENGUIN BABY

企鵝黑幫 (1)

除了南極的企鵝寶貝外,我應該可以說是池田宏最要好的朋友。 認識他40 年,我在他的鼓勵下,成為一位旅行作家;南極的企鵝們則在他的鏡頭下,成為 具有個性、有風格的可愛寶貝。企鵝黑幫02

不會用電腦、不喜歡打字的他,到現在還是喜歡用筆談的親密溫暖的感覺。池田宏親手寄來的信,幾乎是沒有一次不 「帶」企鵝來的,從信封開始就印著可愛的企鵝圖案;而他送的禮物同樣跟企鵝有關,企鵝卡片、企鵝筆記本、企鵝徽章、企鵝別針等。___2

我也從對企鵝一無所知開始,跟著他去認識他的 penguin baby。 池田宏從 6 歲開始擁有第一台照相機,他兒時唯一喜歡的「玩具」就是 camera;12 歲起他學著用相機記錄他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獨自摸索 把玩相機近80 年,如今已是出色的攝影大師。

自1966 年他第一次參加南極大陸探險隊後,池田宏從此對南極的白色世界情有獨鍾, 因此一而再、再而三地飄洋渡海到南極。 每次池田宏都帶著至少一百捲以上的膠捲 到南極捕捉企鵝寶貝們的神韻,他不喜歡人們 企鵝的善良看成愚笨,也不能忍受遊客對企鵝的任意撫摸與恣意干擾,他認為跟企鵝相處要互相尊重,以符合大自然的方式去珍惜、去欣賞自由自在生存在南極的企鵝「居民」們。

動物001.002.003
『企鵝黑幫』 IKEDA’s PENGUIN BABY

如果計算一下池田宏半世紀以來24次探訪南極的旅費,他可以在台灣買下獨棟的豪宅。 如今依然單身的他,對置產毫無興趣,也不太擅長於複雜的人際關係,他唯一的真愛大概就 是他鏡頭下一幀幀照片中的主角 –「企鵝」。

動物056.057.059
『企鵝黑幫』 IKEDA’s PENGUIN BABY

池田宏對南極一往情深,企鵝們是他的愛 人,他的寶貝,如果南極沒有了企鵝的話,恐怕我的好朋友池田宏就要失戀了!

(寫在『企鵝黑幫』一書再版的前夕)

企鵝海報

2019.04.26星期五晚上7:00, 南極先生池田宏將在紀伊國屋書店台中中港店(台中廣三崇光百貨12樓),分享他的Penguin Talk,歡迎踴躍參加!

愛戀南極半世紀的日本寫真家 池田 宏 “Mr. Antarctica" Hiroshi Ikeda

池田宏-愛戀南極半世紀 (1967-2018) 寫真展

Glacier and Iceberg in Antarctica, photographs by Hiroshi Ikeda
展覽時間:2018/10/20 (六) – 11/18 (日)與藝術家之約 開幕茶會10/20 (六) 14:30~
展覽地點:1839當代藝廊 (台北市大安區延吉街120號地下樓 T: 2778 8458)
免費參觀

2018Ikeda

溫泉女王眼中 的 南 極 先 生 – 池 田   宏

企鵝和冰山,是他永遠的戀人。
南極是地球上最後一片淨土,即使此生無緣到達,
你也能從池田宏的鏡頭裡走進南極…寶貝企鵝…擁抱冰山…

阿宏Hiroshi可以說是我這一生最要好的朋友,認識他近40年,幾乎是比跟我家先生相識的時間多10年,也因此我們彼此間完全無須掩飾,談起話來都是跟旅行有關。最近我們間的熱線話題是超酷超冷的—南極。hiroshi&windy

阿宏去南極拜訪企鵝的次數比來探望我還多,而且更熱衷、積極,若有機會遇到號稱「南極先生」的池田宏,千萬不要問他日本的觀光地區,他恐怕會一問三不知,可是要在南極尋覓國王企鵝或是皇帝企鵝的蹤跡,他可是拿手的很。如果南極成為一個國家的話,阿宏應該是最標準的「南極人」!

「南極先生」池田宏是一位充滿愛心、童心的攝影師,他一直在為著他深愛的南極奔波請命,期盼大家要以符合大自然的方式去珍惜、去欣賞南極這塊世界最後的淨土,並且尊重自由自在生存在南極的「居民」們。

企鵝黑幫01

現年84歲卻依然Single的他,可是一點也不寂寞,房子裡、櫃子裡,到處都是放置著他24次南極之旅的紀念品,上萬枚的幻燈片更是他最寶貴的資產,如果他沒有如此鍾情於南極的話,阿宏應該可以在世界各地擁有幾間度假別墅。

阿宏是標準的LKK,不玩電腦、不會打字、不趕流行、不問政治、不善交際、不會拍拖,初看之下,外表有點像冰山一般拒人於千里之外;但是當你談到他最愛的企鵝寶貝與冰山美人,他可是話匣子全開,那股激動與熱情,宛若談他家人般的親切與熟悉。

池田宏

Hiroshi不善外文,所以跟企鵝用身體語言溝通完全無距離,至於冰山美人就更不用說了,只要默默相對,在南極,一切「物語」盡在不言中…  〈文/Spa Lady楊麗芳

《南極先生》池田宏的小檔案
1934年生,日本東京人,早稻田大學法學部畢業。至今為止去了南極24次,北極15次,冰山與企鵝是他的愛人,他將一生都奉獻給人間這最後的淨土。旅行作家、攝影家、JR東海生涯學習財團講師、日本旅行作家協會會員,也是南北極自然與環境保護專家,潛心研究郵輪旅行與老人問題。曾任朝日電視台新聞報導節目攝影製作。

2018IkedaJP

南極之恋半世紀    南極先生・池田 宏  寫真展

「Mr.南極」と呼ばれる日本人写真家の池田宏(84才)は、過去52年間で24回も南極を訪れた(北極15回)。南極に心を奪われた彼は、その地に生息しているペンギンや氷山の風景を純粋に心から愛した。

2018年10月20日から11月18日まで、台北にある「1839當代藝術畫廊」で「池田宏南極之恋半世紀」写真展が開催される予定。

「Mr.南極」池田宏のレンズを通し、写真家の白い大地に対する愛が伝わるはず。

Mr. Antarctica 南極先生・池田 宏 からのメッセージ

1911年にノルウェーのアムンゼン隊が、翌12年に英国のスコット隊が探検旅行で 南極点に到達し、自国の旗を立てる事に成功した。同年に日本の白瀬隊がロス棚氷に上陸、測量・調査に成功した話を知ったのは私が中学生の時・・・
「僕は南極探検家になる!」と心に決めた。
実現したのは東京オリンピックが終わった後の1966年。企画したのはニューヨークの旅行社。南極大陸に立ちたいと想いつづけてきた、世界中の50人のうちの1人として探検船に乗り込んだ。
南極大陸と棚氷を合わせた広さは日本の37倍、95%が平均厚さ2,000メートルの氷におおわれている。大自然の神様は、大陸から南極海に流れ出た氷に風と波の力をほどこして美しい芸術作品を創りだし、彼の一大ギャラリーにしてしまう。
氷の美しさと不思議さに恋をし、52年間に24回、砕氷探検船と航空機で南極に通いつめることになった。うち南極大陸を3回にわたり一周、多くの台湾の方々とお会いし友好を深めることができた。今回それらの方々のお力添えを得て、より多くの台湾の皆様に私の愛した南極をご覧いただける写真展を実現できることに、心よりの感謝を申し上げたい。
美しい氷山も海流に乗って北上し、いずれ姿を消してしまうのだから・・・

南極先生池田宏  FBページ  https://www.facebook.com/MrAntarctica/南極先生 池田宏 (攝影/William 吳孟聰)「Mr.南極」日本人写真家池田宏
1934年、東京に生まれる。早稲田大学法学部卒業後、朝日TVニュース社(現テレビ朝日報道番組制作部門)に入社。未知への探究心からフリージャーナリストに転身後は、サハラ砂漠横断ドライブをはじめエジプトなどのアフリカ各地、欧州、アジア、南北アメリカ大陸を幅広く取材。特に極地へは自身の尽きることのない愛情から52年間にわたり取材を重ね、南極には24回、北極点を含む北極圏には15回の足跡を残している。
南極倶楽部、北極クラブ、日本写真家協会、日本旅行作家協会各会員。

Falling in Love with Antarctica for over 5 Decades

Glacier and Iceberg in Antarctica (1967-2018), photographs by Hiroshi Ikeda
On-View Exhibition 2018/10/20 (Sat) ~11/18 (Sun)
Opening Reception 10/20 (Sat) 14:30
Venue:1839 Contemporary Gallery     (02) 2778 8458 (B1, No. 120 Yanji Street, Da’an District, Taipei) Free Admission

The 84-year-old Japanese photographer Ikeda Hiroshi is known as “Mr. Antarctica”. He has fallen in love with the pure white beauty of Antarctica for over 5 decades…

企鵝黑幫02

In the past 52 years since 1967 till today, Hiroshi has visited Antarctica 24 times. Through his lens and text, Ikeda reminds everyone to cherish the most precious pure land on earth. There are over 30 prints show the rarely life stories in Antarctica. Welcome to join us for the Opening Reception and artist talk starting 14:30 on Saturday, October 20, at 1839 Contemporary Gallery. 南極封面

%d 位部落客按了讚: